1. <strike id="6llfu"></strike>

      甘南出馬

      生態(tài)文化,將賦予“走馬觀(guān)花”式的旅游以新的生命力,而那也是甘南“大河上源”的責任與價(jià)值所在。


      作者:本刊記者 施晶晶 發(fā)自甘南藏族自治州 來(lái)源:南風(fēng)窗 日期:2024-04-08

      VCG111443213994.jpg

      2023年6月12日,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,瑪曲黃河九曲第一灣


      見(jiàn)到馬文濤的第一面,這個(gè)甘南藏族自治州文旅局局長(cháng),一點(diǎn)也不像演講視頻里那般不茍言笑。

      還沒(méi)等你坐下,他拋來(lái)一句“喝不喝陳皮”,下一秒便興奮地從口袋里掏出一片,要給你沖上一杯。他會(huì )把放在你面前的介紹資料推到一旁,說(shuō)“先收起來(lái),你想聽(tīng)啥了我們給你講”,他能告訴你的比圖冊上的內容多得多。他似乎隨時(shí)隨地在想下一條推介甘南的文案,哪怕這會(huì )讓他難以入眠。

      但你也能由此理解,他借力天水推介甘南文旅的演講視頻為什么能贏(yíng)得25萬(wàn)人點(diǎn)贊。

      4分鐘的推介演講稿,他自己寫(xiě),脫稿講,貢獻了“天水出彩,甘南出馬,甘肅出圈”的金句,又以“如果說(shuō)進(jìn)藏是一種癮,那么甘南就是最好的解藥”,對甘南的文旅特色如數家珍。

      他理解觀(guān)眾對不接地氣地“念經(jīng)”缺乏耐心,用幽默調節氣氛、拉近距離:“在扎尕那,各路神仙永遠不會(huì )打架,也沒(méi)有誰(shuí)會(huì )因為一些無(wú)關(guān)生死的問(wèn)題而吵得不可開(kāi)交?!彼仓涝趺窗盐照Z(yǔ)氣、重音和節奏,來(lái)增強情緒感染力,傳達出一種“甘南值得”的篤定。

      馬文濤也沒(méi)想到,臺下的反響會(huì )那么好。他甚至擔心過(guò),演講推介可能破壞載歌載舞的活動(dòng)氣氛,做好了被轟下臺的心理準備,可他發(fā)現,居然有很多人愿意舉著(zhù)手機錄他這個(gè)領(lǐng)導干部講話(huà)。

      體制內的文書(shū)訓練和話(huà)語(yǔ)體系,沒(méi)有讓馬文濤的語(yǔ)言表達陷入生硬刻板的路軌,但他也抗拒“文藝青年”這個(gè)標簽,也說(shuō)“沒(méi)有哪個(gè)局長(cháng)真的愿意當網(wǎng)紅”,他只是以文旅人的身份,做些對甘南文旅有幫助的事。

      馬文濤成為文旅人不過(guò)4個(gè)年頭,但從鄉鎮、縣城再到州府,他在甘南工作了18年。他說(shuō),甘南最了不起的地方在于:“它擁有人類(lèi)所能觸及的絕大部分生態(tài)系統,最原始的大山、草原、河流、湖泊、濕地,甚至海洋和島礁都留有痕跡……它把世界本來(lái)的模樣展示給大家?!?/span>

      沿著(zhù)文旅的線(xiàn)索從臺前走到幕后,支撐甘南文旅的是當地的獨特生態(tài)。統一的紅色環(huán)保袋,折射甘南人新的生態(tài)理念,由此發(fā)育出來(lái)的“生態(tài)文化”,將賦予“走馬觀(guān)花”式的旅游以新的生命力,突顯文旅“文”的一面,而那也是甘南“大河上源”的責任與價(jià)值所在。


      大觀(guān)園

      地理是了解甘南最好的方式,因為甘南是自然地理的寵兒。

      青藏高原、黃土高原和秦嶺山地將甘南攬入懷中,在這里,地勢由第一級階梯向第二級階梯過(guò)渡。3000米的海拔高差之間,來(lái)訪(fǎng)者既能感受氧氣稀薄帶來(lái)的高原反應,也能置身森林氧吧,如在平原般暢快呼吸。

      高山與河流于此間碰撞,零度等溫線(xiàn)又從這里穿過(guò),通過(guò)影響植被、雪線(xiàn)和水循環(huán),甘南集齊了高山峽谷、山地丘陵、湖泊草甸、雪山濕地,捧出了應有盡有的生態(tài)大觀(guān)—瑪曲,這個(gè)甘南人引以為豪的地方,將它體現到了極致。

      在甘南,縣城鄉鎮常以山川河流為自己命名,瑪曲就是典型。在藏語(yǔ)里是個(gè)極美的名字:孔雀河,得名于河水如孔雀羽毛般呈藍綠色—但它更為人熟知的名字叫“黃河”。在瑪曲,黃河安詳靜謐地匯聚成一股浩瀚清流,更幾度180度拐彎,自東向西流。

      但瑪曲的真正價(jià)值既不在于“黃河第一彎”的排位,也無(wú)關(guān)它在視覺(jué)上的新鮮與審美。

      人們只知黃河發(fā)源于青海,卻不知它在甘南瑪曲縣成河,那是自然的奇觀(guān)。在瑪曲1萬(wàn)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300多條支流像毛細血管一樣分布于地表,而地下,幾十米厚的濕地綿延560萬(wàn)畝,瑪曲就像個(gè)巨型海綿,涵養著(zhù)雨水和雪水,在433千米的流程內,持續傾注給黃河。

      不只是黃河,“洮河、大夏河和白龍江,分屬黃河水系和長(cháng)江水系的‘三河一江’都在我們甘南成其大,在中國版圖上,瑪曲的生態(tài)功能和地位非常了不起,是可以叫響世界的?!瘪R文濤說(shuō)。

      只有知道甘南擁有如此齊全的生態(tài),你才能理解這里何以物產(chǎn)豐富,而非外界想象得那般物資稀缺。這一點(diǎn),曾在甘南探險的植物學(xué)家洛克,100年前就早有體會(huì )。

      他為迭部而驚嘆:迄今為止,迭部是整個(gè)西北地區植物資源最好的地方,針葉林資源獨一無(wú)二。秘密或許藏在它的名字里,藏語(yǔ)中的迭部是“大拇指”的意思,傳說(shuō)是山神涅甘達哇“摁”開(kāi)的地方。

      森林里的羊肚菌,煲湯是一絕;生長(cháng)在3000米以上海拔的高山雪蓮、冬蟲(chóng)夏草,更是別處稀罕的藥材,也是很多甘南人的生計;歷經(jīng)億萬(wàn)年的地殼運動(dòng),金礦富集在甘南地下。

      “風(fēng)吹草低見(jiàn)牛羊”雖不是甘南的專(zhuān)屬,但甘南人眼里,牦牛和藏羊,自是與別處不同。往他們的草場(chǎng)看去,牦??『?,身形彪悍,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。

      甘南人的心氣和它們一樣傲得很,“牦牛奶是最好的,一天只產(chǎn)8斤”,才不是大白花奶??梢员鹊?;這里還盛產(chǎn)黑色蕨麻豬,那是一類(lèi)原始的高原豬種,吃高原人參果長(cháng)大,“長(cháng)得很小但肉質(zhì)特別好”。

      季節的作用下,甘南的生態(tài)大觀(guān)分九色,甘南人最清楚,草原的變色魔法。盛夏綠得密不透風(fēng),入秋就成了金色草原,冬雪下是蒼茫一片,只有春天需要耐心等待,但穿紅色袈裟的藏傳佛教僧人四季穿梭,寺院白塔巋然不動(dòng)。

      旅游行業(yè)要劃分淡旺季,難免生硬地對景觀(guān)做價(jià)值判斷,但自然過(guò)程本就盛衰交替,季節偏好其實(shí)帶來(lái)缺憾和不完整。

      這些年,看膩了現代都市的旅行者開(kāi)始探索西部,撲向真正的曠野,而西北提供了不同的旅游體驗。在這里,公共交通不發(fā)達,住宿尚未標準化,景點(diǎn)之間相隔甚遠,但即便如此,自駕、房車(chē)、帳篷,以靈活補不足,許多人又驚喜地發(fā)現,路上常有風(fēng)景,露營(yíng)別有風(fēng)味。

      甘南州文旅副局長(cháng)武志輝也沒(méi)想過(guò),現在的房車(chē)那么方便:“啥都有,電視冰箱套房,還有太陽(yáng)能帆板發(fā)電,車(chē)上能做飯洗澡工作,家里貓狗都給帶上。跟著(zhù)旅行社來(lái)的反倒少了?!?/span>

      人們親近自然的需求,是所有旅游城市的機會(huì ),但馬文濤說(shuō),甘南是與眾不同的:“它能提供真正意義上的青山綠水大草原,就是人們挑不出來(lái)缺陷和瑕疵的生態(tài)供給?!?/span>

      多年來(lái),文旅開(kāi)發(fā)上,過(guò)重的人工開(kāi)發(fā)痕跡侵蝕甚至破壞了許多自然風(fēng)貌,泛濫的人造景觀(guān)視覺(jué)上喧賓奪主,改造和設計也難免千篇一律。但在甘南,自然的存在鮮明可感—即便不去看那些大山大河大草原,只要你稍微加快腳步,胸口的悶感都在顯示自然的力量。

      “在甘南,就是接近自然本來(lái)的樣子?!闭f(shuō)著(zhù)他又想到了一句標語(yǔ):“甘南,把世界留在童年?!?/span>


      旅游業(yè)的路徑選擇

      眾多城市近年緊盯文旅,視其為發(fā)展的新出路。這個(gè)現象一度使我疑惑,畢竟文旅算不上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強動(dòng)力,為何各地都不遺余力?

      甘南解答了我的疑問(wèn)。

      2016年,甘南將旅游業(yè)作為“首位產(chǎn)業(yè)”重點(diǎn)發(fā)展,許多跡象表明,這是契合當地現實(shí)的選擇。

      盡管甘南土地面積大,但山河濕地的多元生態(tài),使得可利用的耕地并不算多。武志輝就在農村長(cháng)大,他太了解農作物的生長(cháng)規律了:“高海拔下的氣候條件,能種的莊稼僅限于青稞、蠶豆、土豆一類(lèi),產(chǎn)量和附加值還不高?!?/span>

      廣闊的草原撐起甘南的畜牧業(yè),但過(guò)往一二十年里,放牧牛羊數量激增,超出草場(chǎng)承受力而加速草場(chǎng)退化,在西北地區都是普遍現象。

      為了恢復生態(tài),在退牧還草、退耕還林的政策影響下,牧場(chǎng)的承載量有了嚴格的限制,以草定量,甘南也不例外。即便有禁牧補貼,但一些牧民的生計和收入還是受到了影響,而旅游業(yè)是替補選項,也是新的機會(huì )。

      2023年,甘南州旅游綜合收入是110億元?!按蟛糠皱X(qián)讓老百姓賺走,我們政府拿到的錢(qián)并不多,掌握的是門(mén)票收入?!蔽渲据x說(shuō)。

      甘南旅游景點(diǎn)的門(mén)票定價(jià)不高,熱門(mén)的扎尕那也不過(guò)80元,比故宮還大的世界藏學(xué)府拉卜楞寺是40元,一些景點(diǎn)淡季還免門(mén)票。

      相比之下,老百姓靠旺季經(jīng)營(yíng)民宿,一晚就是好幾百元的收入,武志輝提供了一個(gè)數據,過(guò)夜游客占比近七成。與此同時(shí),像酸奶、牦牛奶、蜂蜜、珍珠馬鈴薯這類(lèi)讓游客后備箱裝走的土特產(chǎn),“沒(méi)上稅,也直接是老百姓的收入”,更不用說(shuō)還有馬隊、攀巖這類(lèi)娛樂(lè )項目增收。

      變化是顯著(zhù)的?!霸啬且粋€(gè)村,村民去年團購了48輛豐田霸道,有的一到冬天,就去三亞珠海度假了?!蔽渲据x說(shuō)。

      在許多東部發(fā)達城市,有制造、金融、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科技產(chǎn)業(yè)作為支撐,旅游業(yè)是錦上添花。但在全州只有一所高校的甘南,交通、人才、技術(shù)方面的劣勢,意味著(zhù)甘南需要為揚長(cháng)避短找出優(yōu)勢和機會(huì ),而他們很快找到發(fā)展旅游業(yè)的家底。

      “這些年,甘南人真的把綠水青山保護下來(lái)了,這是甘南文旅拔地而起的靠山?!瘪R文濤說(shuō),“這不是我們出去說(shuō)上幾句好話(huà)游客就能來(lái)的,豐厚的生態(tài)家底,這是最根本的東西?!?/span>

      游客越來(lái)越多,甘南無(wú)法回避的問(wèn)題是:文旅服務(wù)能不能跟得上腳步?

      2023年,甘南迎來(lái)創(chuàng )紀錄的游客高峰,2200萬(wàn)人次,高度集中在夏秋季。武志輝記得那場(chǎng)面:“國道線(xiàn)、馬路上、停車(chē)場(chǎng)里全是車(chē),漫山遍野都是人?!边@一年,甘南旅游業(yè)尚未完全從疫情中恢復元氣,游客先行蜂擁而至,不僅一房難求,上廁所都一度成為難題。

      就像淄博和哈爾濱在出圈后,職能部門(mén)努力抑制非理性的漲價(jià)和失信,甘南也在打擊這類(lèi)行為。最典型的一類(lèi),是游客在線(xiàn)預訂了房間,到店卻遭遇臨時(shí)漲價(jià),或房主以沒(méi)有房子的名義退還房費并賠付,而把房間訂給愿意出高價(jià)的其他游客。

      武志輝說(shuō),這類(lèi)行為不難打擊,確認游客投訴的事實(shí),執法部門(mén)可以吊銷(xiāo)商家營(yíng)業(yè)執照,而為了彌補由此帶給游客的不愉快,2016年,甘南推出了“先行賠付制度”,但武志輝也坦言,監管要做到事前約束仍有難度。

      馬文濤樂(lè )觀(guān)些:“流量來(lái)了之后,會(huì )促使硬件設施、服務(wù)能力改進(jìn),因為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(fā)。我們的任務(wù),就是讓甘南文旅保持它純真質(zhì)樸的一面,又能跟上時(shí)代的腳步和潮流?!瘪R文濤說(shuō)。


      VCG211365998442.jpg

      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,拉卜楞寺佛塔


      沒(méi)有塑料袋的城市

      在甘南,小到一個(gè)路邊水果攤,點(diǎn)一份外賣(mài),打包都是用一種可降解的紅色環(huán)保袋,就連飯店打包盒也是紙盒而非塑料盒—當全國絕大多數城市還無(wú)法有效限制塑料袋時(shí),“禁塑”已經(jīng)成為甘南人的生活習慣。

      禁塑是一個(gè)縮影,它所體現的生態(tài)保護意識,在甘南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氛圍。

      在州府的當周生態(tài)園,孟啟和家人在這里過(guò)周末。他了解這里的過(guò)去和現在,小時(shí)候,這里的草原是他玩耍的地方,有小溪和梅花鹿,一到夏天,山上多的是扎帳篷“浪山”的甘南人,沒(méi)有什么儀式,大家只是單純地到草原上去玩,現在它被開(kāi)發(fā)成旅游景區。

      他有些感慨,現在的草場(chǎng)和兒時(shí)記憶里有許多不同,草根扎得淺了,天氣溫暖了,綠得也早了,草場(chǎng)上的灌木越來(lái)越多,他并不知道這是氣候變化還是人為活動(dòng)引起的,但他看見(jiàn)了草原脆弱的一面。這些年,在草原上種草護草不是玩笑,而是許多甘南人和西北牧民為保護生態(tài)的嚴肅行動(dòng)。

      外人或許很難注意到,草原上搭帳篷的新講究,當地對帳篷大小、打樁數量、樁材粗細都有了限制,以減輕對草原的傷害。

      孟啟指了指不遠處草坡頂上的“巡山員”,那人提著(zhù)一個(gè)紅色環(huán)保袋,用于裝撿起來(lái)的垃圾。袋子很小,看上去沒(méi)裝什么東西,而偌大的草原上,的確干凈得很。

      借著(zhù)那人,孟啟的一句俏皮話(huà),很快道出了甘南街道甚至比許多一線(xiàn)城市還要干凈的原因。他說(shuō)甘南的公職人員要會(huì )干兩件事,旅游旺季跳鍋莊舞,一年四季撿垃圾。

      每個(gè)機關(guān)事業(yè)單位,都有自己的衛生片區,單位內部大家輪著(zhù)值班,當然不是每天,通常定期在周五。每個(gè)月會(huì )公布紅黑榜單,進(jìn)入黑榜會(huì )影響績(jì)效和工資。說(shuō)著(zhù)他就比畫(huà)起,負責單位在眼前當周生態(tài)園的行走路線(xiàn)。

      他知道,外面的人大概會(huì )覺(jué)得奇怪甚至滑稽,發(fā)出“不務(wù)正業(yè)”的批評,“但在我們這里,是特別正常的事”。這其實(shí)很好理解,垃圾不僅會(huì )被牛羊誤食,塑料袋更是難以自然降解,是土地和自然生態(tài)的大敵。

      從2015年開(kāi)始,甘南全州就經(jīng)歷了這樣一場(chǎng)“全域無(wú)垃圾”的“環(huán)境革命”,一個(gè)“全”字聽(tīng)著(zhù)不可思議,但廣場(chǎng)上的甘南人輕描淡寫(xiě)地說(shuō):習慣了。

      孟啟原也覺(jué)得稀松平常。直到去年在當周生態(tài)園辦的甘南州慶活動(dòng)上,因為一夜清空草原上的垃圾、迅速恢復到“不允許煙頭落地沒(méi)人管”的程度,甘南州上了熱搜,評論區讓他第一次有種自豪感:原來(lái)甘南人走在了前面。

      一切關(guān)乎生態(tài)保護。

      移風(fēng)易俗尚且艱難,而生態(tài)地位特殊的甘南,還要學(xué)習在開(kāi)發(fā)與保護之間以退為進(jìn)。

      甘南全州97%以上的國土面積屬于限制開(kāi)發(fā)區和禁止開(kāi)發(fā)區,又是黃河長(cháng)江重要的上游水源補給區,馬文濤說(shuō),在紅線(xiàn)面前,甘南放棄過(guò)占地面積大的五星級酒店項目,一些要穿越生態(tài)保護區的道路也沒(méi)法修。

      林木、礦產(chǎn)、水是甘南寶貴的資源和稅源,但甘南先后把伐木工轉成護林員,核銷(xiāo)或拆除了一批水電站以保障下游水量補給,金礦開(kāi)采的合規整改和生態(tài)恢復,也是甘南要解決的問(wèn)題—甘南之外,早期粗放開(kāi)發(fā)后的生態(tài)恢復和治理,也已經(jīng)成為許多城市的共同挑戰。

      經(jīng)驗與教訓之間,在甘南,新的生態(tài)文化正在孕育,它的內核與過(guò)去一脈相承,那關(guān)于甘南古老的生態(tài)崇拜和生態(tài)信仰。

      若你仔細去看甘南山河湖海的名字,你會(huì )發(fā)現這里的山連綴著(zhù)“神山”,河叫“神水”,湖喚“圣湖”,甚至不需要以神靈作為媒介,他們尊敬和崇拜的就是山水自然本身。

      在這個(gè)意義上,文旅工作的確不是一板一眼的,馬文濤也意識到,文旅局長(cháng)的工作不單單是推介地方文旅資源,打響名聲,在此之前,“保護和傳播生態(tài)是甘南文旅人的第一職責”。

      回頭去看,在他為推介甘南而作詞的歌曲《尊嚴》里,那句“把生命的尊嚴還給滄海桑田”,無(wú)意間詮釋了生態(tài)保護的意義。

      (文中孟啟為化名)


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本刊及官網(wǎng)(南風(fēng)窗在線(xiàn)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(zhuān)欄目錄與名稱(chēng)、內容分類(lèi)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(jīng)南風(fēng)窗雜志社書(shū)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      版權合作垂詢(xún)電話(huà)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

      欧美亚洲另类久久综合,午夜18禁A片免费播放网站,久久久久久妓女精品影院

      1. <strike id="6llfu"></strike>